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慕尼黑奥运会恐袭50周年,它改变了什么

2022-09-11 19:33:53 465

摘要:一些人仍然对50年前的慕尼黑奥运会印象深刻。1972年9月5日,“奥林匹克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一个名叫“黑色九月”的恐怖组织对以色列奥运代表团的多名运动员进行挟持和杀戮,最终导致包括1名西德警察在内的10人死亡。但关于这场惨案的善后处理迟...

一些人仍然对50年前的慕尼黑奥运会印象深刻。1972年9月5日,“奥林匹克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一个名叫“黑色九月”的恐怖组织对以色列奥运代表团的多名运动员进行挟持和杀戮,最终导致包括1名西德警察在内的10人死亡。但关于这场惨案的善后处理迟迟未到。直到今年9月,德国政府与遇难者家属才就赔偿协议达成一致。迟到的赔偿和道歉,能否抹平慕尼黑惨案在这个世界留下的深深印记?

1972年遇害的以色列运动员。

德国总统道歉

“我们无法弥补已经发生的事情,也无法弥补你们在抵抗、被无视、被不公正对待的过程中经历和遭受的痛苦,这让我感到羞愧。作为这个国家的国家元首,我以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名义,请求你们原谅慕尼黑奥运会对以色列运动员的安保缺失,以及后来的不恰当决定,让一切就这样发生了。”

当地时间9月5日,在德国慕尼黑郊外的富尔斯滕费尔德布鲁克机场——慕尼黑惨案的第二发生地,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恐袭事件50周年纪念仪式上,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Frank-Walter Steinmeier)就这起惨案做出正式道歉。以色列总统艾萨克·赫尔佐格(Isaac Herzog)与他一同出席并敬献花圈。

此前一周,德国政府与遇害的以色列奥运代表团运动员家属刚刚就一项长期存在争议的赔偿协议达成一致,德方向11名受害者家庭提供的赔偿从原先的1000万欧元提高到2800万欧元,其中联邦政府将承担2250万欧元,巴伐利亚州承担500万欧元,慕尼黑市承担50万欧元。

德国总统的道歉也是协议的内容之一,此外,德国和以色列的历史学家也将获授权回顾与袭击有关的历史档案。

“我们谈论的是一个巨大的悲剧和三重失败。首先是奥运会的筹备和安全理念问题;其次是1972年9月5日和6日发生的事件;最后一个失败开始于袭击后的第二天:沉默、否认和遗忘。”施泰因迈尔说。

50年前的慕尼黑

时间回到50年前。1972年9月5日,慕尼黑奥运会已经进入第10天,凌晨4时左右,来自巴勒斯坦恐怖组织“黑色九月”(Black September)的8名成员翻过了慕尼黑奥运村无人看守的围墙,径直冲进了以色列运动员代表团所在的大楼,经过一番搏斗,以色列举重运动员约西·罗马诺(Yossi Romano)和摔跤教练摩西·温伯格(Moshe Weinberg)被当场杀害,9名以色列运动员被劫为人质。

一个多小时后,西德当局开始了拯救人质的行动。“黑色九月”下达“最后通牒”,要求释放被以色列关押的234名巴勒斯坦囚犯,以及被关押在西德监狱的2名德国左翼极端分子。经过一天的僵持,恐怖分子被允许带人质乘坐两架直升飞机从奥运村到达富尔斯滕费尔德布鲁克机场,然后准备转机前往开罗。

在富尔斯滕费尔德布鲁克机场,恐怖分子头领走出直升机,检查转机用的波音客机却发现其中没有任何机组成员,于是立刻折回直升机。就在此时,布置在机场的狙击手向他开枪。然而,西德狙击手们当时既没有无线电通讯装置,也没有夜视装置和头盔,完全无法一举击毙对手,现场陷入混战。直到45分钟后,因交通堵塞被拖延的装甲车才姗姗来迟。

最后的结果是,8名恐怖分子中有5人死亡,3人被捕,而9名人质全部遇害,还有1名西德警察牺牲。由于一些尸体被严重烧毁,巴伐利亚州警察的调查无法排除有人质被警方射杀的可能,尽管也有观点认为可能是恐怖分子事先射杀了所有人质。

第一场现场直播的恐袭

“黑色九月”的恐袭任务——换取巴勒斯坦囚犯的释放——最终失败,但这场慕尼黑奥运会惨案却对整个国际社会产生了难以磨灭的影响:这是恐袭事件第一次在现场直播中面向全球观众。据信约有9亿人在电视上观看了这场人质危机。

据了解,在当时的慕尼黑奥林匹克新闻中心,有11个显示器对准的是正在进行的体育赛事,而另外3个显示器则恰好能对准以色列运动员所在的大楼,也记录下了1972年9月5日当天的大部分时间恐怖分子与警方的对峙。“那些在显示器上同时闪烁的图像让我震惊,成为我生命中最不协调、最不恰当、最悲凉的超现实主义记忆。”时任CBS电台记者戴维·马拉什(Dave Marash)在2002年接受NPR采访时说。

西德官方直到1972年9月6日凌晨才证实所有以色列人质都被杀害。ABC体育节目主持人吉姆·麦凯(Jim McKay)在追踪了整整一天的人质新闻后,6日凌晨3时24分向全世界观众宣布:“他们都走了。”

“从开始到结束,这是恐怖分子第一次在电视直播中进行劫持,并把它变成了他们自己的戏剧。”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布鲁斯·霍夫曼(Bruce Hoffman)说。他指出,在1968年前后,国际范围内活动的恐怖组织大约有11个,而在慕尼黑奥运会惨案发生之后,几年内这一数字超过了50,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这场恐袭受到了全球关注。

“其他一些认为自己利益受损的人由此把恐怖主义看做一种工具,来吸引外界对他们自身、他们所推崇的事业的关注,也用它来胁迫政府。”霍夫曼说。

永远改变的奥运会

慕尼黑奥运会在中断了34小时后继续进行。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艾弗里·布伦戴奇(Avery Brundage)在举行了对以色列代表团受害者的追悼仪式后表态:“奥运会必须继续下去。”但奥运会的安保历史被永久改变了。

此后的奥运会主办方被迫投入更多精力来预防潜在的恐怖袭击,安保预算急剧增加。据了解,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的安保支出是慕尼黑奥运会的50倍。而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中国仅在安保方面就花费了65亿美元。

从人员、监控,到设备、基础设施,需要顾及方方面面的安保预算一直膨胀至今,也成为许多政府在投标申请承办奥运会之前,必须认真考虑的成本因素之一。当然,也是因为对安保的重视,慕尼黑的悲剧才没有重演——除了1996年的亚特兰大奥运会期间,距离奥运村1.5公里的奥林匹克世纪公园中心广场发生一起爆炸事件,导致110多人受伤,2人死亡。

“这基本上是在传递信息,因为奥运会的主题是和平与合作,如果奥运会不安全,那就什么都不安全了。我认为,它开创了现代恐怖主义的时代,我们至今仍深陷其中,无从逃脱。”现年86岁的以色列退役竞走运动员绍尔·拉达尼(Shaul Ladany)在接受NPR采访时说。他是慕尼黑惨案的幸存者之一,在恐怖分子凌晨闯入大楼时早早逃出,躲过一劫。

新闻及图片来源:NPR、美联社,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