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艺术也有奥运会?这些运动的魅力,连艺术家都无法阻挡

2023-02-15 21:28:12 1605

摘要:中国有句老话,“艺体不分家”。而“艺术”与“体育”的联姻同样是“现代奥林匹克之父”顾拜旦的理想。夭折的艺术奥运会在1912年斯德哥尔摩举行的第五届奥林匹克运动会上,顾拜旦终于实现了他的梦想。那年夏天的奥运会上,绘画、雕塑、文学、音乐、建筑均...


中国有句老话,“艺体不分家”。而“艺术”与“体育”的联姻同样是“现代奥林匹克之父”顾拜旦的理想。

夭折的艺术奥运会

在1912年斯德哥尔摩举行的第五届奥林匹克运动会上,顾拜旦终于实现了他的梦想。那年夏天的奥运会上,绘画、雕塑、文学、音乐、建筑均设有奖牌,参加艺术奥运的标准很简单:作品必须受到体育运动的启发并坚持奥林匹克理想。比赛也产生了一些值得注意的获奖者。

顾拜旦《体育寓言》,1896,洛桑奥林匹克博物馆藏

1924 年,诗人叶芝的弟弟杰克·巴特勒·叶芝(Jack B. Yeats)凭借油画《利菲河上的游泳比赛》获得银牌,成为新独立的爱尔兰首位奥运奖牌获得者。杰克·叶芝所描绘的游泳,如今已成为爱尔兰最受欢迎的传统体育赛事之一。

杰克·巴特勒·叶芝《利菲河上的游泳比赛》(The Liffey Swim),1923年 © 爱尔兰国家美术馆(都柏林)

英国女性艺术家劳拉·奈特(Laura Knight)的《拳击手》仅次于荷兰著名印象派画家艾萨克·以色列(Isaac israel)获得绘画类银牌。

劳拉·奈特《拳击营》(Boxing in Camp),1918

遗憾的是,艺术奥运会在举办七届之后的1949年,国际奥委会将其暂停,不仅如此,在艺术竞技上颁发的奖牌也被从奥运会参赛国和国际奥委会的历史记录中删除。

因为标准、公众利益或裁判争议,奥林匹克艺术竞赛始终罩着争议的阴影。不少日后知名的艺术家在当时无缘奖项,而一些不太知名的艺术家却得到了意想不到的青睐。比如,垃圾箱画派艺术家乔治·贝洛斯的《夏基的雄鹿》,被认为对纽约搏击俱乐部一场业余比赛的描绘过于残酷,这与顾拜旦所信奉的奥林匹克理想相左,如今该作品却被公认为体育艺术的伟大杰作之一。

乔治·贝洛《夏基的雄鹿》,1909年 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藏

正因为存在各种问题,所以当时大多数知名的艺术家不愿意参加,并且普遍认为艺术奥运会既没有提升奥运会也没有提升更广阔的艺术世界。

最终,顾拜旦善意安排的体育与艺术的联姻,以分手告终。


艺术体育不分家

虽然,艺术奥运以失败告终,而艺术与体育之间的关联却从未中断过。尤其在传统的器物、建筑和绘画中,它们从远古时期开始便已紧密地结合在一起。

宴乐渔猎攻战纹图壶,战国

翻开悠久的艺术史和体育史,最为光辉灿烂的一章都不约而同地回到了遥远的古希腊时期。众所周知,古代奥林匹克运动会起源于古希腊。对体育竞技的狂热导致了古希腊人对身体美的情有独钟,这从他们那些精美的艺术作品中可见一斑。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当属雕塑。

早期奥林匹克运动会举办场景

彼时,雕塑家们致力于表现理想的体态美和心灵美。米勒创作的《掷铁饼者》就是艺术史上一座不朽的丰碑:运动员弯腰扭身,左脚拖后点地,全身的力量落在右脚,右手持铁饼作出掷出之势,一个充满青春活力的健美形象呼之欲出。1948年的伦敦奥运会,曾经把这个《掷铁饼者》作为视觉形象之一,所以这座雕像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奥林匹克精神,代表了体育竞技的精神。

《掷铁饼者》

而在绘画上,古希腊的瓶画艺术也是独树一帜。其表现体育竞技的装饰纹样更是俯拾皆是。拳击、赛马、标枪……只要是你能想到的运动项目,在古希腊的瓶画艺术中几乎都能发现它们的身影。

古希腊瓶画

在我国的唐宋时期,随着国画艺术的日渐成熟,丰富多彩的体育运动也成为了绘画中的一个重要主题,诸如蹴鞠、马球、骑射、冰嬉等运动,在技术要领和活动形式上也和现代运动很相似。

唐代,章怀太子墓壁画《马球图》(局部)

清代丁观鹏所作的《明皇击鞠图》以水墨白描画法,描写了唐明皇与宫廷大臣、内侍一起骑马击鞠的生动场面。击鞠为唐代宫廷极为流行的游艺活动,打球的人骑在马上,用球杖击一枚皮制实心球,规则有点像今日的曲棍球。

清 丁观鹏《明皇击鞠图》卷(局部) 纸本,35.6×251.9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现藏故宫博物院的,元代《龙舟夺标图》描绘了北宋崇宁年间(1102-1106年),每年皇室在宫廷后苑金明池举办龙舟竞渡的盛大场面。

元代《龙舟夺标图》卷 纸本墨笔,纵25厘米,横114.6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


绘画作品中的足球运动

如此多与运动相关的艺术品,怎么可能会缺少了对世界第一大运动——足球的描绘。

宋太祖蹴鞠图

抽象表现主义画家的领军人物尼古拉·德·斯塔埃尔的《足球员》中,每个球员都变作了一个个色块,足球运动成为色块与色块间的激烈碰撞,用颜色本身的重量对比及块面构成来形成蕴含张力的动势,没有急促的笔法,但是整个画面却充满碰撞感。

德 • 斯塔埃尔的《足球员》

神秘主义画家亨利·卢梭于1908年创作的《足球运动员》描绘了一场神秘的足球比赛;为纪念印尼已逝的足球明星贾米艾特·德尔哈,亨德拉·古拿温创作了《韦塔尔沙的孙子》;王兴伟的《足球场》中,虽然空无一人,却也让人联想到绿茵场上的激烈竞争与对抗。

卢梭《足球运动员》

亨德拉·古拿温《韦塔尔沙的孙子》 成交价:1,750,000 HKD 香港苏富比2017年4月


王兴伟《足球场》 成交价:937,500 HKD 香港苏富比2014年10月


罗伯特·德洛内(Robert Delaunay,1885 - 1941)《参赛者》 成交价:2,430,000 USD 佳士得纽约 2021年5月


玛利亚·拉斯尼克《战斗精神 I》 成交价:474,800 GBP 苏富比伦敦2021年6月


赛马运动

历史上,不管是生产、劳动、生活、运输、战争与娱乐,人都离不开马。为求生存,人类与马更形成了亲密无间的关系。赛马运动也成了诸多画家感兴趣的题材。黄胄《赛马图》中,众人带着对美好生活无限憧憬奔驰在辽阔的草原上,马儿的奔跑,人们的欢笑,将少数民族特有的热情,奔放形象跃然纸上。

黄胄《赛马图》 成交价:1,495,000 RMB 北京保利2021年春拍

法国浪漫主义画家籍里柯的《艾普松赛马》中,着力描绘人驾驭烈马的气势,夸张人与马的动势,以传达画家自身不可按捺的狂暴的情感;印象派画家马奈的作品《朗香的赛马》则以模糊不清的动势烘托出了赛马运动的速度和激烈。

奥多尔·籍里柯《艾普松赛马》


爱德华·马奈《朗香的赛马》


埃德加·德加《赛马骑师》 成交价:474,800 GBP 苏富比伦敦2021年6月

无论是何种表现形式,艺术家们都用他们惊人的才华证明了力量、速度与美之间并不矛盾,而且更具体育精神,甚至比本届东京奥运会强多了,不是么?

米斯尼亚迪《向拳击手阿卡萨致敬》 成交价:1,480,000 HKD 香港佳士得2014年11月


萨尔瓦托·斯卡皮塔《跑手即将冲线》 成交价:765,200 GBP 苏富比伦敦2021年6月

雷蒙・佩德邦《无题(无论如何更深)》 成交价:2,682,000 USD 纽约苏富比2021年5月


MARA, JAN. DISY《Disy Sports》 成交价:1,750 USD 纽约苏富比2018年10月


在冰天雪地里撒欢

随着东京奥运会的落幕,最令人期待的当属即将在北京举办的第24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北京张家口冬奥会,2022年2月4日至20日)了。能够在洁白的雪地里撒欢的滑雪、滑冰等冰雪运动的魅力也成功吸引力众多艺术家的注意力。

安迪·沃霍尔《速滑运动员》 成交价:8,750 英镑(约7.84万元人民币) 伦敦富艺斯2020年1月


萧淑芳《雪中嬉戏》 成交价:747,500 RMB 中国嘉德2017年秋拍

清代宫廷画家金昆、程志道、福隆安等人所绘的《冰嬉图》则把热闹盛大的滑冰场面刻画得淋漓尽致。冰嬉是一种带有节令特色的体育活动。清代宫内有冬季冰嬉的习俗,并将其视为“国俗”,乾隆皇帝说“冰嬉为国制所重”。每年从八旗官兵中挑选“善走冰”的能手入宫训练,冬至到“三九”时在西苑冰上举行冰嬉。

清 金昆、程志道、福隆安等绘《冰嬉图》(局部) 绢本设色,纵35厘米,横578.8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

在尼德兰画家老彼得·勃鲁盖尔的《雪中的猎人》一画里,前景是雪中归来的猎人和他们的猎犬,远处则表现了人们在冰上溜冰嬉戏的场面。

彼得·勃鲁盖尔《雪中的猎人》 木板油画,117×162厘米,1565年 维也纳艺术博物馆藏


勃鲁盖尔《雪中的猎人》 局部

十八世纪洛可可画家弗朗索瓦·布歇描绘的《四季︰冬季》中女子穿着毛皮衬里长袍,坐上镀金雪橇,由一位魁悟的男子推着在雪地上滑行。天上云卷云舒,地下草木繁盛,虽然《四季︰冬季》中的寂静雪景并不常见,却与主角的腼腆目光一样迷人。

弗朗索瓦·布歇《四季︰冬季》1755年作

北京冬奥会即将到来,冰雪运动也将再掀热潮,你有没有喜欢的冰雪运动呢?


艺商编辑部

文:保兴

图:故宫博物院、苏富比、佳士得

富艺斯、中国嘉德、北京保利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